11月8日,为期5天的2014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在吉林长春开战,来自全国42支代表队的241名选手参加了比赛。本次比赛的参赛选手分别为上半年进行的全国武术散打锦标赛男子12个级别、女子7个级别的前16名、前12名选手,可以说,中国目前散打项目的顶尖运动员基本聚齐。
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武协主席高小军在观看了比赛后认为,这次比赛总的感觉是激烈精彩,反映了今年各运动队训练的高水平。

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在每年的散打系列赛事中是最高级别和层次的比赛,今年的比赛更是有自己的特点,它是前面一些相关工作后的检验。赛事期间,本次赛事仲裁委员会主任、总局武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朱瑞琪认为,散打项目发展的形势是乐观的。
朱瑞琪说,总的来看,散打项目处在比较好的发展阶段,从队伍管理、裁判队伍建设,业内人士对项目发展方向的领会等看,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从今年的几次重要赛事看,目前各队的强弱格局变化不是太明显,女子方面河南、上海还是比较领先,而几个武术大省中,河南一直比较稳定,这也与其民办武校较多、普及基础比较好直接相关。
朱瑞琪介绍,本次冠军赛是今年年初对散打规则作出修改后的最高层次比赛,而今年对散打规则修改的导向是继续探索踢、打、摔三个技术体系的均衡发展。他介绍,在过去很多运动员都是侧重摔,在踢、打过程中裁判也不是太敢给分,因此这次规则修改希望加强踢、打得分。
从本次冠军赛的整体比赛情况可以看出,规则修改已经初步达到了它的导向效果,也达到了赛前的基本设想,教练员、运动员确实在逐步深化理解新规则。朱瑞琪说,半决赛河南队的几场比赛中,他们运动员的拼抢精神非常好,踢、打技术动作运用也非常合理、积极,最高得分能达到23分,加上摔法得分有时能达到30分。这就充分反映了河南教练员、运动员对新规则导向的理解,也改变了过去比赛中,运动员和教练员一味希望通过场裁的判罚取得得分、保持领先,以至于比赛场面消极、难看的局面。
朱瑞琪介绍,这次比赛也是裁判新老交替的阶段,新裁判的比例不少,因此如何对这些年轻裁判进行培训,让他们理解规则修改的导向和具体操作方法,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和实践。而实际上,散打项目发展的改革探索一直在持续着。例如这次冠军赛就在裁判方法上进行了一些改革,将场上裁判判罚的先后倒地、处罚等单独在一块屏幕上显示,边裁看不到这些。每位边裁只负责踢、打的计分。而对于仲裁组成员来说,就可以很直观地看到运动员各种技术动作的得分情况、所占比例,也方便教练员、技术人员分析研究每位队员的踢、打、摔技术动作的均衡性情况。
朱瑞琪认为,从本次比赛中可以看出,目前运动员在用招和反用招的能力上,如抢攻、防守反击的能力,以及拼抢的精神都在不断提高。过去在一些比赛中,教练包括那些比较知名的教练都会在领先时命令运动员消极防守,不要主动进攻,功利心过强,只为输赢打比赛。而通过这次比赛,我们发现这点已经有很大改观,这对宣传这个项目也非常正面。
朱瑞琪说,由于明年各运动队就将面临全运会的比赛任务,接下来有关方面也将对全国100多位散打教练员进行相关培训,加强他们对项目规范的理解,为全运动会备战、平常训练、竞技水平的提升做准备。
他说,现在各队的梯队建设上还是有一定的问题,后备力量有些不足。这也导致一些级别出现了新老交替断档的问题,新生力量还没成长好,老队员又退役了,从而使这个级别的竞技能力出现了大幅度滑坡,这对项目发展不利,也要求我们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和刺激运动队采取措施,做好梯队建设工作。
让朱瑞琪感觉比较遗憾的是,目前散打项目的普及率还不高,例如在专业队上,真正意义上的省市专业队也就20多个,而一些经济发达的省市都还没有散打队,更不用说欠发达地区了。目前有些省市是以运动员交流的形式组队,所以平常全国性赛事基本就是那些固定范围的运动员在比赛了,有时到决赛难免出现一些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场面,这对赛事的精彩和激烈程度有很大影响。朱瑞琪也呼吁,必须要搞好散打项目的普及率,争取更多省市建立运动队,培养人才。

2016年全国男子武术散打锦标赛期间,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本届赛事仲裁委员会主任朱瑞琪表示,散打项目规则的最新调整解决了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让比赛激烈精彩的同时也更具变数。

新老队员互学互促

突出散打特点

高小军说,本次散打冠军赛也是整个年度训练的一个检验,现在看,年轻队员、后备力量表现比较突出,是这次比赛的一个新亮点。我们看到的一些去年刚刚露面的年轻选手这次比赛进步很大,而有些过去第4、5名水平的运动员现在也已经能进入决赛,而且势头都不错,这种新队员冒尖的现象在本次比赛中还是比较突出的。
他认为,比赛反映了各队全年整体训练的效果不错,在对规则的理解把握、对比赛过程的把握、对技战术的运用等方面是动了脑子的。此外不少运动员在一些新的方法运用上也非常得法,特别是在体能训练强度比较大的情况下,在比赛时调整体力、混氧情况下能够发挥自己的技术特点,体现了他们在训练中打好了基础,在关键时刻能顶下来做出动作。事实上,有些比赛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就是看谁能在混氧条件下、在体能极限的情况下调整自己,关键时刻的一个动作就能挽回全局。
虽然新队员表现抢眼,但高小军认为,老对员依然体现了经验和把握比赛能力上的优势,他们具备了久经沙场的技术。他说,尤其在新老队员的相互比赛中,双方各有特点,一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敢冲敢拼敢去搏,打得很漂亮,另一边则基本上能控制对方、调整自己、把握适当的机会在关键时刻得分。比赛中,新老双方也是一个互学互促的过程。他说。

作为搞了几十年散打项目的武术人,朱瑞琪说他一直在思索,到底应该把散打引入什么样的方向,才能有这个项目独特的东西。
他介绍,过去使用摔法淡化两秒的判罚产生了一个现象:有时运动员在比赛中使用摔法时来回纠缠过多,有时最长耗时达40多秒,而实际上一局比赛也就2分钟。一个摔跤占用这么长时间,不仅与散打项目踢、打、摔均衡发展的目标背离,在观众看来似乎也成了摔跤比赛了,这对散打项目的发展是不利的,长期下去必然导致它在搏击类项目中边缘化。
朱瑞琪说,对抗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抗激烈、永不言败、猛追猛打,比赛中的士气、精神特别能鼓舞人心。在众多搏击类项目中,散打有自己的特点,但也有一些让观众困惑的地方。他认为,在目前社会上搏击类项目越来越多并广受市场认可的情况下,武术散打项目一定要想办法转变观众对这个项目的一些不好的看法。
朱瑞琪介绍,近一年多来,国内武术散打界先后两次讨论了散打项目的规则,重点是想实现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的接轨,解决比赛中搂抱过多、先后倒地不得分、使用摔法时淡化两秒等诸多问题。
他说,散打项目踢打摔全面发展的特点不能放弃,所以我们要首先解决场上裁判在两秒和消极搂抱判罚上的问题。这次比赛中,运动员在相互抱起来两秒没有见跤,或者虽然见到跤但双方是在僵持中、两秒内不会见到结果时,裁判就会喊停,这样就有效控制了消极搂抱的现象。
朱瑞琪说,在散打比赛中,消极搂抱也是一种战术,运动员希望通过它缓冲体力、消磨时间,但这种现象过多将导致比赛中激烈的踢、打动作越来越少,所以希望通过对两秒和消极搂抱的判罚,鼓励运动员通过踢打动作得分。

赛事管理有突破

引导项目发展

高小军说,本次赛事在比赛的组织安排和管理方面,也有一些新的突破。特别是在规则方面,对先倒地、后倒地和分开等细节的判罚上,应用了一些新的方法,为运动员敢做动作、敢于表现精彩技术提供了信心。
例如,在一方确实倒地、对方在稍后也倒地的情况中,裁判员要对这个过程要做出区分:因对方连带从而倒地和自己用力导致直接双方倒地的情况可以做出区别。此外,还有一些对消极搂抱、分开的判定上,这次比赛也做了相关方面的尝试。从比赛情况看,运动员和裁判对规则的把握整体上有了进步,也有了更多新的尝试。
高小军认为,高水平的国内赛事中,运动员与裁判的磨合以及在千变万化的赛场情况下的互动是有必要的。对裁判也好,对运动员、运动队也好,每一次比赛都是一次尝试、一次进步的机会。
他介绍说,武管中心也将抓住比赛的机会,对今后散打项目的规则运用、裁判的公平公正、判罚尺度等问题进行研究、改进。裁判的自身水平和能力、场上经验、对事物的判定,这些要素对比赛是有影响的,这些都需要在比赛过程中不断提高,所以虽然比赛场上还是存在一些需要纠正、改进的东西,但比赛其实就是改进的过程。

朱瑞琪介绍,这次比赛前,包括总裁判长、裁判长在内的很多骨干提前一天来到赛区,召开了预备会,认真总结了前不久在武汉结束的全国女子武术散打锦标赛的经验。他说,对于此次赛事的裁判组来说,有两个全新的任务摆在他们的面前:首先是统一思想,执行新的散打项目规则;其次是为明年的全运会做好准备,为各运动队放出项目发展方向的相关信息新规则主张什么、提倡什么、反对什么、散打项目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
朱瑞琪说,目前的裁判打分都公布在现场屏幕上,教练员看得清清楚楚,哪个动作裁判员给分了他心里都知道。他认为,裁判一定要以自己在场上执裁的动作、判罚来引导、规范这个项目的发展,同时也要通过自己的嘴,宣传规则的特点、裁判的尺度,告诉运动队教练,让他们在训练中加以应用。同时他也建议管理部门今后将两秒、消极搂抱等判罚范例做成视频文件下发到运动队,让他们更加熟悉规则尺度。
从这次赛事看,比赛中搂抱减少了、快摔加强了、踢打突出了。朱瑞琪认为,这些对教练员的信号是很明确的,从他们的现场指挥看,很多人也理解了新规则的精神。
由于规则是新实施的,在执裁时裁判也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朱瑞琪指出,比赛中裁判员该给分时没给分、甚至给反的个别情况也有,特别是在运动员激烈的来回时,这些都需要在今后的裁判培训中指出来并加以改进。

建好裁判队伍梯队

比赛更激烈好看

本次赛事中除了运动员外,也涌现了一些新的年轻裁判员面孔,他们很多人在一些场次也得到了上场执裁的机会。高小军说,现在裁判也有一个新老交替的问题,我们必须按照周期规律把后备力量、梯队建立起来。
他认为,武术散打要作为一个长期发展、走向世界的项目,必须要标准化,必须要有严格执法的队伍,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这次比赛中我们大胆地将一些表现相对不错,而实践经验相对较少的年轻裁判安排在大赛中执裁,让他们得到锻炼。当然,这个过程中难免有一个学习的过程,但一定要避免对比赛产生较大影响。
高小军说,裁判员自身的能力水平因人而异,我们也看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都不是裁判个人人为要去搞一些什么,这就是他的实际水平。对于这些问题,有些可以纠正,有些则会造成一定后果,需要我们付出学费。不过,裁判员的水平是可以逐步提高的,这之中我们也会有相应的淘汰机制进行促进。总的来说,在这个提高的过程中应该允许有一些不准确的地方,但不能允许总是这样的水平。

朱瑞琪认为,新规则下更加鼓励踢打动作、鼓励快摔,这也是散打项目的特点。这次比赛中,对踢打动作时只要运动员击中目标,对方没有防守,一般都算有效击中,裁判就可以给分。
而鼓励踢打、快摔也让比赛具有更多的变数,他说,过去场上有3、4分的优势时,可以说领先方基本进了保险箱,教练也会在场上鼓励他躲避、消磨时间。但新规则下,3、4分的差距可能通过几个连续进攻就能弥补,领先方不能掉以轻心、落后方也还大有希望,这让比赛更加激烈好看了。
朱瑞琪认为,运动队教练是比较讲实惠的,裁判的给分方向必然会鼓励他们在训练中针对性的强化训练。由于明年是全运会年,从本次赛事上各队肯定会获得不少对新规则的更深认识,进而指导、强化未来的训练比赛。
他说,从本次锦标赛看,各运动队的实力有些微妙的变化,例如这次北京队、福建队、江西队、湖北队都有选手表现抢眼、进入决赛,但它们对传统强队河南队、山东队的冲击能否持续还要进一步观察。因为传统强队如河南队等早通过各种形式,形成了强大的散打阵容和梯队。
朱瑞琪说,对抗项目如果没有相同质量、相匹配的竞争对手进行日常训练,运动员的水平很难提高。目前有些比较弱的队伍中,一个级别特别是大级别项目也就1、2名运动员,队伍小、经费投入少,也就缺乏高质量的实战训练,队伍水平提高必然困难些,这也是造成目前各运动队发展不太均衡的原因。

相关文章